Malaysia BigBig News

拉曼拨款风云

4.5/5 - (47 votes)

作者:李沙展“国盟政府刚刚宣布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,拉曼的行政拨款为4000万令吉,发展拨款则是200万令吉,和行动党宣称的只有200万令吉,有很大分别。华人509摈弃马华,大骂马华无能,却同时把孩子送到拉曼,这是一种矛盾,潜意识妥协?”

马来西亚的拉曼有分拉曼大学学院(Taruc)和拉曼大学(UTAR),两间学府的名字,课程,校址,收费,都很相似,可是却是不同性质的学院。

拉曼大学学院前身是学院,一般称为Tar College,成立于1969年,是独立大学不成功,可说是马华的“折衷赎罪产品”;其法定地位是介于私立和公立之间,属于创办者马华和政府的契约。拉曼学院校址设在吉隆坡文良港(Setapak),90年代马华要扩展华人教育,分别在柔彭霹槟沙设立分院。2013年,获升格为大学学院,Taruc,或拉大,当时学生人数约2万8000人。

位于吉隆坡文良港(Setapak)的拉曼大学学院(TAR University College)

优大(拉曼大学)一般称为UTAR,成立于2002年,校址在金宝和雪州双溪龙(Sungai Long),属于私立大学,学生人数约2万5000人,也提供了廉价但优质教育,所以一般人很容易混淆两间不同的学府。
UTAR优大不享有政府的年度资助拨款,基本上优大和任何私立大学一样,政府没有照顾的必要。
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担任财长时,闹出不少拨款风波,其实是拉曼大学学院,或Taruc 。

优大(拉曼大学)UTAR,没有政府拨款。照片来自网络

拉曼学院成立时,据知是与政府有特别契约,每年一对一拨款给学院;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时,改为每年拨款最高6000万元令吉。
希望联盟政府时期,时任财长林冠英把拉曼拨款,于行政部分砍到完,发展拨款分别为2019年550万令吉,以及2020年100万令吉。
有人认为,去年(2019年)丹绒比艾补选,希望联盟候选人惨败,面对华社压力之下,林冠英宣布拨款拉曼4000万令吉,可是不是按照以往惯例,拨款给拉曼学院,而是一个新成立的拉曼校友会(TAA: Tarcian Alumni Association)。

这拉曼校友会是一群在社会上有杰出表现的校友所领导,唯大多数成员并非教育集团或是具备办校经验,和拉曼成立以及发展也没有扯上什么关系。
国盟政府上台后,在今年(2020年)5月,新任财长赛夫鲁宣布,拉曼学院获得5800万令吉拨款,纠正前朝林财长做法。
国盟政府刚刚宣布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,拉曼的行政拨款为4000万令吉,发展拨款则是200万令吉,和行动党宣称的只有200万令吉,有很大分别。

拉曼大学学院虽然和马华息息相关,可是收的学生不分种族,任何人符合资格皆可入读,传统上华人子弟占大部分,印度人少许,马来人几乎不见踪影。前面说过,拉曼是马华“赎罪产物”,所以拉曼一路来的宣传,对准华社,印裔社会对拉曼甚至为陌生;至于马来人,政府学院的选择多且好,所以拉曼不在考虑之中。
在政治现实中,华人子弟在高等学府的求学路,拉曼无疑提供了一个价廉物美的学习环境。华人在509大选中摈弃马华,可是对于拉曼却甚为珍惜,我们一边骂马华无能,一边把孩子送去拉曼,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情,也显示华社对政治的无力感以及潜意识的妥协。

马华今天只有两个国会议员,却获得4200万令吉拨款,对华社来说,似乎马华再惨败,只要紧紧粘着巫统,拨款不成问题。问题是马来政党在选票考量下,对于组成政权帮助不大的马华公会,能够容忍到何时呢?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。(2020.11.07)

马华2国会议员黄日昇(左)与魏家祥(右)。
Facebook Comments
分享让更多人知道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